幫助中心 service

華鼎收藏提醒您:本站所提供文案內容及觀點、案例僅供參考,不作為您投資理財交易的依據。(收藏、投資有風險,請謹慎入市)內容中所引用的各類信息來自市場公開資料、網絡、產品實物本身等,由華鼎收藏整理發布,不當之處可以聯系客服咨詢,可作修改刪除處理。

評畫家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
        今天的中國畫再也沒有了單一的模式,當代中國畫壇可謂多元紛呈,誰也無法再拿出一個被大家普遍接受的標準來品評現實中的畫家了。所以,作為當代批評家,理應根據自己的知識結構與認識判斷,設定出屬于自己的標準,客觀公允地觀照當代畫壇。
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        中國畫的20世紀,它既是個特色鮮明的時期,同時也是個向現代轉型的過渡時期。在這一百年的中國畫探索中,我們大體可以把畫家們歸為三類:第一類,為續接傳統而不惜努力的畫家,如吳昌碩、齊白石、黃賓虹、傅抱石、潘天壽等。這一類畫家們的特點是始終堅持著傳統繪畫的筆墨造型,其作品是傳統的,古典的,但又有新意,絕非重復古人;第二類,接受西方文化與藝術感染而致力于融合的畫家,如徐悲鴻、劉海粟、林風眠等。他們的作品特點為中國畫變異的形態,強調現代性,廣泛地借鑒西方繪畫,移步換形,突破傳統筆墨方式的限制,手段更加自由,面貌趨于多樣;第三類,勇于創新,致力于全面改革的畫家,如趙無極、吳冠中及實驗水墨的畫家們。其特點表現為中國畫變異的極端形式,作品介于中國畫與非中國畫之間,尤其是以觀念上、媒材上與風格技巧上多取自于西方,完全不同于中國傳統方式。與前三者相比,黃格勝們似乎是不入類的,這說明他們的中國畫圖式沒有那明顯的傾向性。但是,就繪畫本體而言,他們卻有著各自的獨到之處,而且,這一獨到之處恰恰標志著一種成功。
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        黃格勝在當代山水畫家中,他是位畫得十分出色的畫家。相對而言,黃格勝的作品比較傾向于第一類,所不同的是,他既受第一類大師們較大的影響,但又在不斷地超越他們,他的作品生活氣息更真實,更濃厚,意趣也更強。如果要說當代中國畫中突出成就的畫家,那么毫無疑問,黃格勝便是最典型的一個。唐代詩人王昌齡在其《詩格》中論及詩的境界時,認為詩有三境界,即物境、情境與意境,三境具佳者乃為好詩。中國詩畫一律,黃格勝的畫之所以好,可能就因為他的作品同時獲得了這得之不易的三境吧。
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        物境--度物象而取其真

        作為造型藝術,中國畫同樣重視塑造對象形態,雖然它不同于西方古典繪畫刻意于表現對象的“視覺”真實,但對“物”之形態的表現仍屬首要任務。所以,古人十分重視“物境”的表現。張璪“外師造化,中得心源”,首先強調的便是“師造化”,即對“物境”的追求。荊浩則有“度物象而取其真”,其“真”境獲得的前提,是基于“度物象”的手段才得以實現的。王履說得更明了:“吾師心,心師目,目師華山,”連文人畫大師石濤,也要強調“搜盡奇峰打草稿”。“物境”乃為中國畫家們追求的第一境界,亙古不移。

        諳熟于畫史的黃格勝,當然早就認為到這一“坎”的重要性,所以他入手學畫,以造型為切入點,黃格勝有大量表現“物境”的精彩速寫,這種厚積乃為其求得畫之“物境”起到了極好的筑基作用。
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        情境--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

        白居易有詩曰:“感人心者,莫先乎情”。一件好的藝術品首先以“情”而感人,表現“物境”的最后目的還在于傳情。黃格勝不僅是“物境”傳寫的狂熱者,在表現“情境”上,他亦可稱之謂“造情”高手,這更多地源于他對生活的真切體驗與感受之故。黃格勝的作品雖然選取的對象極為簡單、平凡,但是一旦進入畫面,這些不經意的形象,經藝術家的巧妙處理,頓時鮮活起來,可謂情趣畢現,妙不可言!尤其是其小品型制,更為突出,也更精致。
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        黃格勝作品畫面的“情境”有著較為豐富的內涵。首先,是他鄉情的流露。黃格勝山水畫作品中,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他那活生生的、帶有童年印記的、平民化的日常生活氣氛,這便是一種活脫脫的故鄉之情。這可能與其兒時多活動于鄉里民間,感于民情民風有關。其次,是他文人之情的表白。黃格勝受過較好的教育,有著極好的文化熏陶,加上他的勤學苦讀,其文人修養當在同輩之上。另外,在對古代大師作品的學習與研究中,他以一種虔誠的心態在與大師們進行著對話、交流,這同樣是其文人之情獲得提升的最好途徑。所以,他的畫面讓我們感受到了一種文化的品格,那種游離于古代文化傳統與現代文明之間的一種高尚之趣。在黃格勝畫面“情境”塑造中,更重要的還是其詩人之情的張揚,黃格勝作品一種明白顯現的情趣便是詩意的表達。相比較于古代文人的閑情逸致,黃格勝的詩人之情更多豪壯與剛猛,頗有些“大風起兮塵飛揚”之感,這可能與其內在品格與氣質有關。黃格勝作品陽剛大氣的風格,客觀上對于當代畫壇的柔弱與頹廢,有著較好的反撥之功,這是應當更值得我們特別肯定的“情境”追求。
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        黃格勝的“情境”,正是有效地將鄉情的質樸與文人的修養,復合在豪放的詩人情懷之上而得以表現,這是生活的偶然與畫家的主動追求共結的佳境。

        意境--能到古人不用心處

        畫面最終由“意”而得“境”。黃格勝在物境與情境表現都獲得成功之后,加上他對畫理畫法的透徹理悟,其畫之“意境”自然而然進入了極佳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黃格勝對中國畫理、法的悟得,與其先從花鳥畫入手而窺中國畫之奧堂,再入山水畫創作的理路直接有關。這一順序并非清規戒律,但花鳥畫在學習中國畫理法過程中,確實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。中國花鳥畫語言純粹,表現中特別注重畫法的正確運用,畫面的置陳不勢,筆墨的靈動多變,都直呈其上,無法回避,沒有辦法不交待清晰明了。因此,這一畫科對于我們訓練中國畫之理法特別有效。黃格勝筆墨的純熟與駕馭畫面的機敏,可以清楚看出他得力于前期花鳥畫訓練的益處。進入山水畫創作之后,黃格勝在師造化與表現自然悟出的情致基礎上,有效地移植了花鳥中對中國畫理法的理解與運用,他的作品自然臻上佳境。
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        黃格勝山水畫作品三境的獲得,來源他的勤學苦練,同時離不開他對中國畫藝術的執著與癡迷。當然,他的重于思考、多生想法的性格也促成了作品的不斷完善。子曰:“博學而篤志,切問而近思,仁在其中矣。”黃格勝的成功似乎正好應驗了孔老夫子的至理名言。如今的黃格勝正處中年,當為其創作的黃金時期,真誠地企盼著他能有更多更好的中國畫作品問世,這不僅是他個人的一種行為,在當代中國畫從傳統向現代轉型的過程中,黃格勝的探索在標示著一種方向,這不啻也可算作是一種集體的企盼,一份對中國畫壇極為重要的貢獻。
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        畫家黃格勝言論 

        1、要保持長久的藝術生命力,就不能離開故鄉,離開鄉親。和他們在一起,我從沒覺得自己是教授。在這里,我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園,回到了童年,找到真正的自我。

        2、“漓江畫派”已占據了“天時、地利、人和”優勢,積極充分發揮文化自覺、自信、團結、自強,繼續畫出一批廣大群眾喜歡的作品,是“漓江畫派”責無旁貸的歷史使命!

        3、一所大學不光要有大樓,還要有大師,更要有大愛--這種大愛精神是大學和大學人對學生、對學校、對國家、對社會高度負責和無私奉獻的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4、畫什么不重要,怎么畫才重要,怎么畫好更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5、既然做了老師,就要傾注全部的愛,讓你的學生不后悔做你的學生。”既要讓自己感到幸福,也要讓別人從你的幸福中得到幸福。
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        作者簡介

        黃格勝:壯族,1950年9月生,廣西武宣人,1970年5月參加工作,廣西藝術學院美術系國畫研究生班國畫專業畢業,研究生學歷,教授。1990年12月加入致公黨。現任中國美術家協會副主席。

畫家黃格勝


黃格勝山水畫作品


瀏覽次數:265

相關商品

售前咨詢熱線
400-6999-316
售后咨詢熱線
13311548670
波克捕鱼最新版 快乐扑克3走势图 福建11选五怎么中奖 浙江快乐彩开奖直播 佳永配资 宁夏11选5怎么玩 手机捕鱼游戏中心下载 信托在线基金理财平台 贵州今天快3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奥特佳股票最新消息 怎么下载波克棋牌 时时彩软件四星 甘肃11选5遗漏查询 喜乐彩中奖查询 云南11选五走势图 股票分析群加微信号